番茄todo破解版为什么用不了

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,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,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。

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,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,请指出,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。

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,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,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,

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责任的规定。
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Cht?2013 263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执行时间:0.394447秒

ICP备案号:湘B2-20100081-3互联网出版资质证:新出网证(湘)字11号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文网文[2010]129号

陆薄言没有带司机出门,倒是带了很多保镖。

米娜也是其中一个。

米娜站在老房子的门外,双手交叠在一起,下巴搁在手背上,眼巴巴看着陆薄言和苏简安的背影。

光是看背影,就知道这是一对幸福的璧人。

真是……羡慕啊。

蓬松空气感长发清纯美女唯美私房写真

“米娜小姐姐?”

有人这么叫了米娜一声。

身手矫健的缘故,小伙伴们都喜欢叫米娜姐姐,可是米娜年龄不算大,于是他们又在“姐姐”前面加了个“小”字,有时听起来充满调侃,但更多时候听起来,是一种对米娜的爱护。

“嗯?”

米娜很快回过神,看向叫她的人——

是一名男保镖,明摆着是来挑事的,明知故问:“小姐姐,是不是特别羡慕陆先生和陆太太啊?”

“何止羡慕,简直心酸啊!”米娜坦诚的叹了口气,“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一个像陆总这样的男人呢?”

“这还不简单吗?”男保镖笑了笑,“你变成陆太太那样的人就可以了!”

听起来很有道理!

米娜喜出望外的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苏简安,顿时感到挫败——

她变成苏简安那样的人,怎么可能嘛!?

想到这里,米娜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她被人开了一个玩笑。

“你敢笑我痴人说梦?”米娜撸起袖子,神色突然变得凶狠,“看我不弄死你!”

苏简安刚和陆薄言说完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就听见身后传来打斗的声音。

难道是康瑞城的人来了?

她下意识地抓紧陆薄言的手,回头一看,是米娜和几个手下在嬉闹。

陆薄言察觉到苏简安的紧张,掌心覆上她的手,示意她安心,说:“别紧张,是米娜他们。”

“我看见了。”苏简安笑了笑,“米娜跟他们……经常这样吗?”

“没事的时候会。”陆薄言偏过头,打量了一下苏简安,“你好像很关心米娜?”

“她保护我有一段时间了,我觉得她是挺好的一个小姑娘。”苏简安迟疑了一下,还是问,“不过,她怎么会跟着你和司爵?”

这样一个正值大好年华且美貌的小姑娘,不是应该在享受安定温馨的生活吗,怎么会成了一个职业特工?

陆薄言沉吟了片刻,米娜的身世不是什么不可说的事情,告诉苏简安知道也无所谓。

他牵过苏简安的手,缓缓说:“米娜一家人都死在康瑞城手上,只有她一个人逃了出来。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如果米娜愿意,她会告诉你。”

“……”苏简安没想到米娜身上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沉默着点点头,看了看米娜,又看向远处的太阳——

其实,已经看不见太阳了,只有最后一缕夕阳残留在地平线上,形成一道美丽却凄凉的光晕。

苏简安决定什么都不想了,拉着陆薄言起来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陆薄言让米娜来开车,他和苏简安坐在后座。

米娜也是个开朗的女孩子,边开车边和苏简安聊天,说的正好是前天的酒会上,他们和康瑞城之间的明争暗斗。

米娜这么一提,苏简安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看着陆薄言问:“佑宁交给我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?”

东西是米娜从卫生间拿出来的,没有人比她更清楚,她不等陆薄言开口就抢先说:“太太,许小姐给我们的东西是一个U盘。不过我不知道U盘里面的内容。我拿到东西后,立刻就拿去对面的公寓交给七哥了。”

这么说的话,还是应该问陆薄言?

苏简安继续盯着陆薄言:“司爵有跟你说U盘里面是什么吗?”

“他还没有说。”陆薄言淡淡定定的对上苏简安的目光,接着说,“不过我今天有事需要穆七来一趟我们家,你可以顺便问问他。”

苏简安的眼睛亮了亮:“好啊,我一定记得问!”

米娜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流,醒目的问:“既然七哥要来,陆先生,我送你和陆太太回家?”

陆薄言“嗯”了声,拿过放在一旁的平板电脑,打开邮箱开始处理工作上的一些邮件。

苏简安回到家才知道,不仅仅是穆司爵,方恒和白唐也会一起来。

老太太对方恒不熟悉,但是和白唐小少爷熟悉得很,吃货小少爷听说老太太在陆薄言家,特地打了个电话过来,说十分想念唐阿姨做的红烧肉。

陆薄言的父亲生前和唐局长交好,唐玉兰是看着白唐出生的,对这位熟练掌握撒娇卖萌各种讨喜技巧的小少爷十分疼爱,别说小少爷想吃红烧肉,他想吃怎么烧出来的肉,唐玉兰都不会拒绝。

苏简安见唐玉兰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,把两个小家伙交给陆薄言,挽起袖子进厨房帮唐玉兰的忙。

唐玉兰见苏简安进来,一下子猜到她要干什么,忙忙说:“简安,你身体不舒服,去客厅歇着,我搞得定。”

“妈妈,我生理期结束了,现在完感觉不到不舒服。”苏简安笑了笑,“我帮你打下手,做一些简单的杂事。”

唐玉兰说不过苏简安,最终还是答应让她留下来帮忙。

八菜一汤很快就做好,苏简安擦了擦手,正想叫人进来帮忙端菜,就看见白唐循着香味走进了厨房。

唔,这位白小少爷来得正是时候。

苏简安冲着白唐招招手,把两道凉菜交给他,说:“帮忙端到外面的餐厅。”

白唐深吸了口气,闻了一下味道,最后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:“我十分乐意帮忙。”

“那就交给你了!”苏简安一边脱掉围裙,一边说,“我出去看看西遇和相宜。”

“喔,不用看了。”白唐端着两道菜,一边说,“他们睡了,薄言和司爵刚把他们抱上楼。”说着撇了撇嘴,“哼”了一声,“我也想抱相宜来着,可是薄言说我不准碰他的女儿!有什么了不起的啊,改天我有空了,也生一个来玩玩!”

苏简安的注意力在白唐的前半句上——

司爵和薄言一起抱两个小家伙上楼了……

苏简安突然想起来,佑宁现在也怀着孩子,可是,身体的原因,司爵和佑宁的孩子……很有可能无法来到这个世界。

穆司爵已经在大人和小孩之间做出选择了。

如果是以前,苏简安也许只会觉得,穆司爵只是做了一个比较艰难的选择。

可是,两个小家伙出生后,她突然明白了为人父母的心情,也知道,穆司爵做出选择的时候,不仅仅是艰难而已。

穆司爵也是喜欢孩子的,可是,为了佑宁,他必须要亲手放弃自己的孩子。

那一刻,他的心,一定痛如刀割吧?

白唐上完两道菜,勤快的折回厨房,打算继续上菜,却发现苏简安愣在原地,忍不住叫了她一声: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白唐尾音刚落,陆薄言正好走进来。

苏简安冲着白唐笑了笑,随即走到陆薄言身边,说:“吃饭完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
“饭后我要和司爵他们谈一点事情,你……等我一会儿?”陆薄言有些迟疑的问。

“嗯,没关系,我要说的不是急事。”苏简安笑了笑,“你先忙,忙完我们再说。”

陆薄言笑着揉了揉苏简安的头发,帮着她把汤端出去。

吃饭的时候,陆薄言和穆司爵几个人闭口不提许佑宁的事情,只是在饭后跟唐玉兰说了声他们有些事情需要商量,先去书房了。

“去吧。”唐玉兰摆摆手,笑着说,“我和简安帮你们准备饮料。”

陆薄言和穆司爵习惯喝茶,方恒更喜欢咖啡,白唐小少爷点明了要喝新鲜榨出来的果汁。

唐玉兰和苏简安一一准备好,最后,苏简安把茶和饮料端上楼,敲了敲书房的门。

陆薄言知道是苏简安,走过来开了门,接过苏简安手上的托盘,说:“你进来。”

“我?”苏简安有些不可置信,指着自己反复问,“你确定我可以进去吗?”

“确定。”陆薄言说,“我们正好说到许佑宁的身体状况。”

苏简安愣了一下——佑宁目前的身体状况?

她很有必要听一听!

苏简安不再迟疑,跟着陆薄言一起进了书房。

方恒见苏简安进来,接着说:“许小姐的情况一天天在恶化,我的建议是尽早把她接回来,住院接受正规手段的治疗。另外,我今天去了一趟康家,许小姐跟我说了一件事情——”

穆司爵的眉宇间紧紧绷着一抹严肃,沉声问:“什么事?”

“许小姐说,康瑞城很有可能已经开始怀疑她了。”方恒十指交叉,掌心互相摩挲着,“许小姐没有跟我说她还可以瞒多久,她只是说,希望我们动作快点。”

许佑宁快要露馅了……

一旦露馅,康瑞城一定会要了她的命。

到时候,不要说是孩子,穆司爵连许佑宁都会失去。

穆司爵的心脏像被人狠狠捏住,他的双手也不动声色地收紧,指关节几乎要冲破皮肉暴突出来……

他的神色深沉且冷静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……

Copyright © 2022. Powered by WordPress & Romangie Them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