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软件官网站入口

  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   大厅的楼梯处突然传来一声物体破裂的巨响!

   正在和赵猛打得难解难分的东北虎不由分神,斜眼看去,顿时心里一沉。

   这才刚一开打,安列里居然就被那个家伙打成这副凄惨模样,高大壮实的身体躺在一片狼藉当中,身下压着几块棕红色的实木条。

   再看楼道间的扶梯,开着一个大大的缺口,赫然是被案列里的身体硬生生给撞断的!

   而李锋,依然是站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中间,脸上轻描淡写,身上完好无损,似乎一腿抽飞安列里对他来说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   “伊戈尔,们两个怎么这么废物,老板花钱养着们,干什么吃的!”东北虎气得怒骂。

   两个毛子可是俄国远东特种部队退役的格斗教官,之前在对面的俄国黑帮里面混。后来他陪着孔殿军过去跟俄国黑帮谈生意的时候,对方看中了这两个家伙,才花大价钱把他们雇来,没想到刚一对上那个小子就搞得这么狼狈,让东北虎一阵心惊,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,身手怎么这么变态!

   就在这时,东北虎脸上突然火辣辣的一疼,像是被注射了一剂麻药,半边脸都麻木了,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东北虎一把捂住那半边脸,扭头瞪着赵猛,眼睛里涌出无尽的怒火和阴狠。

  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怒吼道:“——找——死!”

   这个可恶至极的王八蛋,竟然趁着他分神的刹那给他脸上来了一巴掌,这比重重给他一拳让他受伤还要羞辱!

   “说了要拿虎钳拔了那满嘴金牙,提前给松松牙口,等下拔牙的时候才不用费劲儿!”

   秋日采果子的姑娘

   赵猛嘿嘿笑着,扬了扬刚才扇东北虎巴掌的那只手,“跟哥打架都敢分心,是看不起哥的手速,还是看不起长的那张脸皮,故意让我扇它!”

   实力上两人不分伯仲,但论到嘴炮,赵猛可以活活把东北虎气死。

   “我日尼玛呦,老子今天不弄死不姓X!”东北虎气得吐血,饿虎扑食一般冲了上去。

   “什么玩意儿?”

   东北虎半边脸都是僵的,说话含含糊糊的,赵猛没听清他到底信什么,笑着迎了上去。“不想用原来的姓,那可以跟我姓呗,叫声爸爸,我给起个好听的名字!”

   “打架就打架,废尼玛那么多话!”

   东北虎心态都快彻底崩掉了。

   另一边,被东北虎骂做废物的安列里气得一个鲤鱼打挺站在了地上,这家伙北极熊一般的块头,居然能做出这样的动作,倒是让人惊讶。

   “可怕的华国武林高手!”他从自己的高帮皮靴里抽出一把战术匕首,目光嗜血死死盯着李锋,眼中却满是忌惮。

   这是他从远东特种部队退伍的纪念品,一款名为“阿穆尔虎”的俄国制式战术匕首,刀身粗大刃口锋利,贴合俄国高大的身材和手掌宽度,又有着很强的杀伤力,三条弯弯曲曲的血槽里沉淀着一些黑色的血迹,让人一眼看到便能感受到这匕首上传来的凶气。

   他已经很久没有在跟人交手的时候动刀了,习惯了赤手空拳单方面的凌虐对手,享受那种碾压的快感,让他这几年来甚至都不屑于在跟人动武的时候用家伙。

   但今天,他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抽出这把杀器,因为李锋给他的感觉太强大了,这个比他体格瘦弱许多的年轻人,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惊惧,他必须全力以赴!

   伊戈尔也默默走了上来,手里同样拿着一把战术匕首,却不是“阿穆尔虎”,目光完全定格在李锋身上,沉声说道:“我们一起上!”

   话音未落,两个金发碧眼体格高大的毛子,便如两头北极熊般朝着楼道间的李锋冲了上去,实木的楼梯在四只大脚的踩踏下似乎不堪重负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整个地面都像是在震动。

   惊人的气势从他们身上爆发,如同大坝泄洪山体崩塌,让人心动神摇,连李锋身后两个胆子很大的毛妹都吓得尖叫一声,躲到了楼上。

   而首当其冲面对着这两头北极熊气势冲杀的李锋,却依旧是轻描淡写的站在那里,稳稳当当,眼神睥睨,自有一种渊渟岳峙,不动如山的气象。

   两个毛子很快扑到身前,一左一右将他前路彻底挡住,而身后就是墙体,狭小的空间里李锋似乎无处可逃。

   唰唰!两把匕首同时捅破空气疾刺而来,一左一右一上一下,一把刺向李锋左侧的脖子!一把刺向他右侧的腰眼!

   嗖!眼看着两把匕首要进入目标,捅进肉里的瞬间,两个毛子只感觉眼前突然一花,李锋的身形突然便从原地消失,心中不禁一惊,顺着脸颊边上传来的风声抬头看去,李锋单脚站在上下楼梯副手的拐弯连接处,那方寸之地,却让李锋有了足够辗转腾挪的空间,居高临下在身位上完全压住了两个毛子。

   挨着他这一侧的安列里怒吼一声,手腕一翻

   匕首斜着网上划向李锋的脚裸,脚裸处有大筋,划断大筋,李锋瞬间就得废掉一条腿!

   哐!李锋的身体仿佛轻鸿一般向上跃起,再次落下时脚掌已将那匕首刀身完全踩在刚才站立的地方,安列里脸色猛变,使劲抽了一下,发现匕首就像是跟那实木长在了一起,纹丝不动。

   他也是果断之人,果断松手放开匕首,身体向后一闪。

   可是来不及了,李锋的脚背已经重重的抽在他面门上,翁的一声,安列里只感觉脑袋像是被铁锤狠狠敲了一下,眼前发黑头脑昏沉,但是下一刻,剧烈的疼痛便突然从鼻子部位涌来,瞬间就侵袭了整个头部,酸痛的感觉让他一下子泪如泉涌。

   他的鼻梁骨直接被李锋踢断了,鲜血如泄洪似的从鼻孔里涌出来,止都止不住。

   而这些只不过是安列里自己的感受而已,而在别人的眼中,他那高大的身体第二次被李锋踢飞,而且是踹在脸上把整个身体都给带飞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楼道间用来装饰的大花盆上,直接将那雕龙刻凤的大花盆给撞碎了,里面的绿植反倒下来,黑色的泥土散了一地。

Copyright © 2022. Powered by WordPress & Romangie Theme.